触乐夜话:主义与流水线



商悦传媒   2019-05-10 10:30

导读: 我看过很多直播,基本上,超过绝大多数人。在直播平台群雄争霸的年代,我的书签页面上一度呈现出了调色盘式...

  我看过很多直播,基本上,超过绝大多数人。在直播平台群雄争霸的年代,我的书签页面上一度呈现出了调色盘式的景观。

  在游戏这个领域,最早期,主播间的竞争不算太激烈,职业选手多在玩票,其他主播则靠着淘宝店、收徒弟等其他业务维持生计,平台签约费的概念尚未普及,一切都处于蒙昧状态。观众们的要求也不高,看个热闹即可,所以最有人气的往往是那些名声在外的职业选手。

  节目效果是一个非常具有玄学色彩的词语,它包含了人设、节目设置、弹幕互动等多种内容,是现阶段所有主播追求的虚无概念,但成功者往往无心插柳,刻意营造的则通常用力过猛,使节目效果偏向了“玩尬”,从而营造出了意料之外的另一种节目效果。总结来说,就是能真正掌握其中精髓的主播很少,但无论是略懂皮毛或是天赋使然的,大多都成功了。

  有人认为药水哥是抽象文化的继承者,但也有人觉得药水哥比已经被的孙笑川高到不知哪里去了,是真正的大智若愚。拥护者们觉得,药水哥分得清现实与节目,与观众间的关系是“互相认为对方是‘哈啤’”。甚至有观众告诉不明就里者,药水哥的行为艺术与法国哲学家加缪“在荒诞中奋起反抗”的思想暗合,是具有悲剧主义色彩的喜剧表演者。

  好吧,我不得不说,当“互相认为对方是‘哈啤’”的看法被普遍接受后,起码说明了其中一方已经接受了对方的“睿智”人设,因此看法本身就被持有这种看法的人自行瓦解了。至于药水哥本人是否真的是如观众们所说那般,具有各种高大上的主义色彩,他背后是否有强大的团队支撑,则令人难以判断。经验告诉我,不能低估任何一个取得非常成绩的人,希望有一天我能有机会把这件事搞清楚。